当前位置:资讯 > 纪实 > 详情

台儿庄之战血火往事 一位陇原子弟的抗战亲历记

2016-01-16 17:05:12   来源:兰州晨报   评论

         

讲述人:董洪 作家

  这是一个迟到的故事。如果不是一份19年前的手稿,这段传奇经历或许将依旧被尘封在岁月深处。

  八年抗战,陇原子弟不甘人后,他们以各种途径,投身各个抗敌战场,杀敌报国,至少有6000余名陇原子弟牺牲,而更多的陇原子弟,转战各个战场,迎来抗战的胜利。

  在这些陇原子弟中,有一位武威人从长城沿线转战到长江之滨,最后在重庆等来了抗战胜利的消息。他就是于竹山。

于竹山

  于竹山(1909年——1997年),出生于武威市凉州区六坝乡十三里堡。后来到兰州师范读书,1928年秋加入了冯玉祥的西北军孙连仲部,曾在黄埔军校分校学习。抗战期间,孙连仲部改编为第二集团军,参加了娘子关、鲁南会战、台儿庄之战、徐州突围、襄樊枣宜、常德会战等战役。

  于竹山不仅获得过台儿庄胜利奖章,而且积极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连彭大将军都“深以为佩”。

于竹山手稿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一段陇原子弟的传奇。

  师范毕业,加入西北军孙连仲部

  我和于老相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他在武威文庙内整理文物。我喜欢文学,慕名去拜访他。后来,就和他很熟了。闲谈中,老人家多次给我讲过他的人生经历。不久前,我看到他回忆八年抗战的手稿,再次激起我的回忆。我觉得有必要将他的故事讲出来。

  于竹山在武威德高望重,人多称他于老。本来,他可以找一个职员的岗位,舒服地过生活。然而,他选择了从军。

甘肃省黄埔军校同学会武威联络小组成立

  这要从1928年说起。1928年5月,冯玉祥命孙连仲所部由陕西入甘,平定甘肃各地乱局。九月,孙连仲所部驻扎在武威城东的十三里堡。于竹山家就在此地。不久,于老就在兰州成了孙连仲部的一名学兵。

于竹山等黄埔军校同学聚会

  于老回忆,孙连仲这个人,长期习武,身材魁梧高大,炮兵出身。孙在西北军中向来以忠厚朴实闻名。据说,孙连仲力气非常大。在四川同护国军作战时,一人曾将200多斤的炮,扛到了山头上,奠定了胜局。后来曾任冯玉祥的卫队旅长。孙连仲在甘肃至少招兵万人以上,因为孙部是两万多人的编制,进入甘肃时只有万人左右。肯定要把编制招满,至于超编多少我们就不知道了。

  “七七事变”后,驻防在北京南苑的西北军二十九军浴血奋战,牺牲惨重。这时,于竹山所在孙连仲部在清江浦导淮。七月下旬,接到增援二十九军的命令。孙连仲所部从运河车站,乘火车转平汉路驰赴前线,掩护伤亡惨重的二十九军撤退。于老给我说起这些细节,可谓是历历在目。他清楚地记得所走过的路线。

  9月,孙部又奉命连夜急驰晋东保卫娘子关。在娘子关,二十七师冯安邦部,扼守娘子关右翼苇泽关、关沟之线,同日军川岸师团对抗。他们利用敌人突袭,在关沟设伏,全歼敌人一个加强联队(七七联队),该联队二千五百余人,包括敌少将联队长鲤登行一在内,无一漏网。

  但敌强我弱,只能逐次后撤,一直撤退到霍县,扼守太原南边韩候岭,阻击日寇南下。

  台儿庄,边唱歌边杀敌

  此时,形势依然严峻,供应很差。11月山西就大雪纷飞,直到12月初,战土们才穿上棉衣。于老回忆,第二集团军是在霍县进行的整编,二十六路军改编为第二集团军。

  很快,部队转战到河南洛阳一带休整。第二集团军司令刘峙被撤,孙连仲正式就任第二集团军司令。起初,于老在三十师军法处。1938年1月下旬,他又被调到二十七师师部,师长为黄樵松。二十七师是孙连仲的起家部队,向来是西北军的精锐,孙长期兼任二十七师师长。

  此时,他们接收了从山东来的8000名新兵,实力大为增强。谁知,两个月后,徐州方面告急,李宗仁所指挥的第五战区压力很大。形势危急,只能将补充训练尚未完成的汤恩伯军团与孙连仲第二集团军抽调增援。

  这时,于竹山正在负责训练歌曲队。歌曲队就是训练唱歌人员到各个连队,教战士唱歌,以鼓舞士气。类似于战地服务团。此刻,虽然部队开拔在即,但歌曲队尚有一周才能毕业。于竹山就去找黄师长商量。最后确定大部队先出发,歌曲队随后跟进。

  在台儿庄,池峰城第三十一师进驻台儿庄及其附近地区,一八四团加强后防守台儿庄寨子。二十七师、三十师、四十四旅集结于贾汪东北和台儿庄以南地区。总司令部设在距台儿庄城寨五公里处。

  1938年3月下旬,于老在报纸上看到“台儿庄战斗激烈,铁血将军池峰城坚守台儿庄,我军浴血战斗,誓与阵地共存亡……”的消息后,他就带着歌曲队,一路唱着抗战歌曲赶往前线。到第二集团军前线指挥部,孙连仲接见了歌曲队。随即,于竹山带着歌曲队就上了前线。

  给我说他的往事时,于老还清楚地记得孙连仲当时的话,孙说:“你去告诉黄师长,这一仗非常重要,关系着抗战的胜败,国家的命运,国家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台儿庄之仗,正是我们军人报国的时候到了……我在运河桥头指挥所,没有我的命令谁如退下来就杀谁!”于竹山当时赶忙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些话。孙说完他又复诵了一遍。

  他们在傍晚过了运河,在暮色中进了二十七师部指挥所黄林庄。次日下午,于老和歌曲队便冒着敌人的炮击和飞机轰炸进入阵地。此时,战斗更加激烈,二十七师负责防守台儿庄的右翼,面对板垣师团。日军在飞机、大炮、战车的掩护下扑向他们,中国军队依靠着简陋的武器,同日军殊死血战。白天,二十七师守着自己的阵地,晚上派人进入台儿庄,支援三十一师。

  于老其实不愿多说当年的细节,只说前线殊死苦战,敌我伤亡都很大。而孙连仲在此役后,甚至不愿意有人提“台儿庄”三个字,牺牲的战友太多了。

  歌曲队的出现,极大地鼓舞了战士的士气,于老他们一边唱歌一边拿着枪作战。于老曾这样说:“我们简直成了支援前线的预备队。师长每天根据战况给我们下达任务,哪里战况紧张就让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沿着上村、桃沟桥之线跑遍了我师阵地。”

  经过十昼夜的浴血苦战,中国军队于4月6日午夜发动全线反击大获全胜,击碎了日军“皇军无敌”的神话,也击碎他们“三月亡华”的美梦。

  4月7日,是第二集团军的台儿庄抗战胜利纪念日。胜利来之不易,中方伤亡5万余人,第二集团军官兵伤亡三万两千多人。此役共伤毙敌人两万五千多人。

  战场目击,牺牲战士,依旧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于老是7日上午进入台儿庄的。他说全寨只有北门内的三间独立房尚完好,他亲眼看见门前有个被炮弹震死的老太太。

  于老还在台儿庄写了一篇报道。这是为一名被日军俘虏的中国战士而写的。这名士兵是某连的一名下士班长,名叫张金寿,是山东济宁人。当时,部队派他潜入敌方,侦察敌情,结果不幸被俘。日寇用尽各种办法逼他投降并供出中国军队的情况。但他大骂日寇,最后壮烈牺牲!他就是在洛阳时补充的兵。于老写了《被俘不屈的张金寿》一文,刊登在《徐州日报》上。

  在台儿庄内,敌人用化学烧夷弹、火焰喷射器向中国军队进攻,许多战士遗体被烧焦了,还保持着向敌射击的姿势。我们对日作战武器虽落后,但依靠牺牲精神和坚决服从命令这两条,依然能取得胜利。一个营长因阵地突出,没有命令稍微后撤了一些,就被就地枪决。

  8日,大批记者云集台儿庄,其中有著名诗人臧克家。于老还把缴获的“武运长久”太阳旗、护身符和一些照片等战利品送给前来采访的臧克家。臧克家回到武汉后,写了《津浦线北端血战记》,公开发行后,极大地鼓舞了后方的士气。

  1949年1月,于竹山参加在傅作义将军领导下的北平起义,后来叶剑英亲自出面与他谈话,他回到了家乡武威,曾参加天祝县建政剿匪工作。

  往事不可追,更不可忘。于老的故事我们知道得虽然晚了一些,但为纪念那些抗击日寇牺牲的人们,永远不晚。

绘画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字中文 ,号宝木,生于1948年,汉族,中共党员。自幼喜爱美术..[详细]

书法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甘肃省庆阳市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详细]

藏品展示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作为玉石之王,极高的美誉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其中,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