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 > 纪实 > 详情

水北门兵暴:午夜枪声在兰州城内响起

2016-10-25 15:27:11   来源:金城外史   评论

  原创 兰州老王

  杨柳春风的四月,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阵清脆的枪声在兰州城内响起,一段传奇在兰州水北门(今永昌路北口处)拉开帷幕。这天晚上,几位共产党人在这个古老的城门上发动了“水北门兵暴”。

  水北门是老兰州城内城的北门之一,原本叫广源门,因为这里靠近黄河,是兰州居民取水的必经之地,所以老兰州俗称“水北门”。

  

  1933年3月底,中共甘宁青特委决定在兰州地区党的基础比较雄厚、条件比较成熟的驻军中发动兵暴,并计划将兵暴队伍带到靖远和西北抗日义勇军会合,以充实他们的力量。

  四月初的一个夜晚,共产党人贺晋年、崔仰亭、郝新亚、李培青等人,悄悄来到水北门城楼,带领驻防于此的邓宝珊部新一军特务营第二连的一个排发动了兵暴。随后,贺晋年带着队伍撤到了皋兰后长川,同在那里的西北抗日义勇军会合编为一个大队。不久,西北抗日义勇军在皋兰红砂岘遭国民党重兵围剿而失败,300余官兵牺牲。这就是兰州历史上著名的“水北门兵暴”。

  

  红古区区志办主任尚俊的父亲尚渭舟曾经是驻水北门的士兵。1933年,贺晋年等共产党人发动水北门兵暴时,尚渭舟正好在城楼驻守,他亲眼目睹了这次兵暴的过程。1990年,尚渭舟84岁时,曾向尚俊讲述了他目睹的“水北门兵暴”。

  以前尚俊在整理1990年的录音资料时,意外发现了这段故事,并把它整理了出来。今天,就让我们跟随着尚俊,聆听77年前的那段风云往事。

  无路可走,托亲戚,当兵吃粮

  两个警察抱走了枪,接着一声枪响,父亲跳城墙而逃

  这是个偶然的发现。1990年,我父亲已经84岁了。老人一生坎坷,曾经当过兵,做过饭,干过生意,在八宝公社任过常委,还当过红古区供销社主任和支部书记,是那个时代的见证人。我想,他目睹的一切,也是一份珍贵的口碑资料,就用录音机,将父亲口述的经历,记录了下来。

  

  父亲说,他当兵时,曾在水北门驻守过,但时间很短,只有三个多月。最近我整理当年的录音中发现他驻守水北门时,正好是地下党发动“水北门兵暴”之时。我觉得他讲述的“水北门兵暴”是一份非常难得的口述史。

  这个故事要从父亲当兵吃粮说起。“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解放前,人们在走投无路时才会想起去当兵,而且目的也很单纯,只是为吃饭,因此,许多人把当兵称作“吃粮”。父亲也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身了军营。我们家在泾川县梁河乡,那里土地狭窄,自然环境差,生活非常艰难。1932年初的一天,父亲和三个伙伴在庄子里看秦腔,一个伙伴说有个亲戚,在高台挂(当)了县长。于是,四人私下商量要去找这个亲戚县长某个差事,他们就此离家而走。四人一路步行,风餐露宿地到达了兰州,找到一个远方亲戚,亲戚讲:你们先不要去高台,新一军军长邓宝珊和我是亲戚,介绍你们去邓宝珊的新一军当兵。亲戚就领着四个年轻人去找邓宝珊。邓宝珊见了四人,经初步面试,父亲和另外一个小伙子被选中。邓又写了一个批条,让我父亲去军校考试。此时,已是1932年4月了。经过考试,父亲被招入设在东教场的士官学校,成了一名士官生,这样暂时有了事做,吃住问题也彻底解决了。

  父亲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两个警察抱走了枪,接着一声枪响,父亲跳城墙而逃

  父亲的军旅生涯很不顺利。考入士官学校没有多久,就被派到平凉接军装。这时,发生了一件怪事,他们到平凉领到了军装,父亲和几个人被分配去看守货车,谁知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发现队伍被人拉走了,只剩父亲和几个看守军装的士兵。他们只好押运军服回兰州交差。现在看来,父亲他们遇到了哗变,这应该是地下党组织的一次行动。

  父亲在士官学校学习了8个月就毕业了,此时已到年底,他被分到了水北门守城门,其他的毕业生则到外地招兵去了。过完年,驻守在各个城门的人进行了调整。桥门(通往中山桥的城门)全部换上了军官学校的学员,而水北门则依旧是父亲和排长柳明山带队。

  

  平静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四月初的一天晚上,排长柳明山不睡觉,坐在那里拆被子。睡觉拆被子,这个举动很反常,父亲并没有在意。他问柳明山,你拆被子干吗,柳明山说:“你别管!”就在这时,进来了两个人,都穿着警察制服,一个手里拿着电筒。他们一进门就把挂在墙上的枪收了。父亲大吃一惊说:“你们干什么,抢呢吗?”排长柳明山赶紧打断父亲的话:“你别管!外面人多!”接着,柳明山问父亲走不走。还没有等父亲回话,外面枪声大作。父亲见状,跑到城墙边,顺着城墙跳了下去,脸上都被刮破了。

  跳下城墙后,父亲心中明白,遇到了“兵变”。

  

  月朗星稀,兵暴悄然发生,地下党一枪未发占了水北门

  父亲跳城逃跑后,不久遇到邓宝珊部军法处的人,他们就把父亲软禁了起来。此时,兰州城内已经乱作一团,枪声四起,行人匆匆,店铺关门,形势异常紧张,直到天亮,才渐渐平息下来。街头有传言,守水北门的一个排跑了。

  这些年,我从事地方史志工作,对“水北门兵暴”有了一个全面深入的了解。“水北门兵暴”是怎样一回事呢?这是中共甘宁青特委发动的一次起义。兵暴的直接领导人是贺晋年(地下党员,多次组织兵暴,亲手创建了我军第一支骑兵纵队。后组建十一纵队,该纵队涌现了董存瑞等战斗英雄。解放后曾任装甲兵副司令)。当时,贺晋年的公开身份是兰州警察局交通分局的警察,分局局长崔振山是关中人,也是地下党员。贺晋年和驻守水北门的柳明山相识已久。1930年,贺晋年在平凉一地方军阀部队中当班长,柳明山就是他班里的士兵。柳明山思想进步,同情革命。到了兰州后,两人再次见面了,就经常在一起,贺晋年也经常出入水北门城楼。

  

  接到中共甘宁青特委兵暴的指示后,贺晋年和崔仰亭、李培青等人打着看戏的幌子,先在兰州一剧院集合看戏。等戏演到《藏舟》这一折时,看到大家都到齐了,贺晋年他们就慢慢走出了戏院,又在一店铺买了点生发油(擦枪用)。然后,就直接上了水北门的城楼。接着就发生了我父亲目睹的那一幕。

  贺晋年一枪不发夺取了水北门后,异常高兴。原计划成功后,到甘肃省财政厅厅长家里为队伍筹点钱粮的想法也变了。贺晋年想,靖远的西北抗日义勇军正缺乏弹药,不如把桥门守军的枪也缴了。

  谁知岔子就出在这时。

  

  一只狗跑过,误当敌人,慌乱中开了枪

  贺晋年派崔仰亭和李培青去缴桥门守军的枪,崔、李二人沿着城墙悄然而行,很快就到了桥门边,正准备上楼时,一只狗从街边跑了出来。崔仰亭是个近视眼,以为是敌人跑了过来,赶紧开了一枪。枪响了,自然也惊动了守桥门的敌人,两人就和敌人干了起来。

  一时间,城内枪声大作,人影慌乱。紧接着,各个城门都接到了命令,全城戒严。起义队伍面临的形势异常危险。崔仰亭和李培青赶忙钻到城门洞里,拧断城门大锁,推开城门顺着中山桥过了黄河。而等候在水北门的贺晋年听到枪声后,知道事情不妙,就和柳明山打开城门,带着20多个士兵,顺着城墙跑过黄河。过河后,他们到皋兰后长川和接应的西北抗日义勇军会合了。

  水北门兵暴的大体就是这样的。再说我父亲的故事。第二天早上,父亲听说兵暴的人都上白塔山走了。上午,他们被集中在东教场开会。邓宝珊在会上主讲,父亲被带了上来。邓宝珊问,你为啥没有跑?又说,变心还是有的,死罪可免,活罪不能免。军法处的士兵用笤帚把打父亲,打得血肉模糊。幸好有个看守东教场的老奶奶用黄酒给父亲擦伤,这才活了下来。

  

  伤好后,父亲被调到了教导处。过了不久,他就彻底离开了队伍。他无处可去,后来想起了那个在高台当县长的亲戚,就徒步走到高台,找到了当县长的亲戚。谁知这位亲戚也朝不保夕,他将父亲安排在县政府的伙房里干活。当天晚上,把父亲叫过去说,父亲不该来,又说,既然来了就先干着。谁知第二天早上,这位县长就弃官而逃了。这样,父亲就被困在了高台,他在县政府伙房里干了两个多月,积攒了点盘缠,又徒步回到了兰州,依旧四处谋生,苦苦挣扎。

  

  

  

 

  

绘画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宋利--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字中文 ,号宝木,生于1948年,汉族,中共党员。自幼喜爱美术..[详细]

书法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王有席—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甘肃省庆阳市人。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详细]

藏品展示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收藏鉴赏: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图)

翡翠作为玉石之王,极高的美誉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其中,如..[详细]